关于亚坤    |
 
  ◆  最新公告
  ◆  新闻动态
  ◆  视频展示
  ◆  测试栏目
2000亿光伏新政月底出台
作者:佚名    来源:华夏时报    编辑:吴正海    时间:2013/8/11    点击:3972 次
 

   “中国的光伏市场,又有新一轮大规模的启动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”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说。  
    据王斯成测算,在光伏发电平价之前,未来10年平均每年国家需要补贴光伏发电200亿元。 
    与那些跃跃欲试的新投资者相比,涉足行业越早的投资者兴奋度却越低,面对投资大回报小、屋顶权属、主体变更等诸多重大风险,短期内恐怕难以将国内光伏市场做大。 
利好持续不断 
     一度挣扎在垂死边缘的光伏行业这几天利好消息不断。 
     “分布式补贴政策将最晚在今年8月底前出台,与此同时,补贴价格、光伏并网等此前热议的光伏一揽子政策将一并推出。”8月2日,在大同举办的国际太阳能竞赛暨国际太阳能高峰论坛谢幕后,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梁志鹏副司长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透露。 
     而此前所传的0.56欧元/瓦的价格承诺和每年出口量7GW上限已落地,8月6日这一价格承诺已开始执行,避免了我国出口欧洲产品47.6%高关税征收。 
与此同时,阿特斯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阿特斯投资公司”)集团商务拓展总监屠五一对本报记者说,此前一拖再拖的全国分布式光伏示范区名单也将赶在补贴政策出台“这趟班车”上公布,此前上报了14个示范区,有7省7市。“估计最终公布的示范区大概在十个左右,这些示范区选择的都是所在省(市)的国家级工业园区或经济开发区,且每个光伏项目都有规模要求。” 
     分布式补贴电价到底是多少?此前所传的0.42元/瓦度电补贴恐怕依然存在变数,梁志鹏幽默地对本报记者形容道,“就如菜市场买菜,不到最后一刻,价钱也不会一成不变。” 
     据王斯成测算,在光伏发电平价之前,未来10年平均每年将需要国家补贴光伏发电200亿元,即总共有2000亿元的补贴蛋糕来吸引投资者逐鹿国内光伏市场。 
在王斯成看来,2020年以前,平均每年10-15个GW的装机是没有问题的,去年市场的容量是1000亿到1500亿元人民币,这么大的市场一旦启动前景广阔。“目前国家能源局正在做光伏产业30年、50年的规划,到2015年中国的累计装机将达到35GW(3500万千瓦),到2020年将达到100GW(1亿千瓦);2020年到2050年光伏装机量还会大幅提高,平均每年新增装机容量30GW。到那时产能过剩自然就消失了,此时国内的光伏产能刚够那时国内市场需求的。”王斯成透露。 
投资与风险的博弈 
     针对中国光伏市场又有新一轮大规模的启动,王斯成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:“很担心光伏投资者又会蜂拥而上,又会重演此前的闹剧,最终又是一场空。” 
如今“煤都”大同正要大刀阔斧地进军光伏产业,并称到“十二五”末,光伏产业产值将等同于当地煤炭产业产值。 
   “现在国家正在讨论两件事儿,一是示范区定在哪儿,一是补贴电价定多少,”业内权威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,“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次国家会允许企业踮着脚尖有点利润,不会允许企业大赚的。” 
    “从大型地面光伏电站转战到重点发展分布式光伏,主要是地面电站多分布在青海等西部地区,电站建设耗时耗力最终都存在消纳难题,发出的电没人要,而分布式光伏却可以就地消纳,解决终端市场难题。”屠五一告诉本报记者。 
从地面到屋顶,我国在开拓国内市场上走了重要的一步。实际上,寻找屋顶的战争早已打响。 
     去年便开始调研的阿特斯投资公司发现,分布式光伏“理想挺丰满,现实却骨感”。 
    “现在的经济形势下,企业都缺钱,而且小企业经营风险大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倒闭了,”屠五一叹道,“所以挑选的时候很难。” 
让屠五一失望的是,千挑万选出来的青岛海尔集团虽然拥有大面积屋顶,而且做分布式光伏项目后将每年节省几百万元的成本,但是海尔的积极性并不高。海尔的考虑在于,随便哪个环节每年都可节省几百万元,而光伏项目前期建设耗资却是节省的资金的十倍左右,得需要八九年时间才能回本,而且中间万一屋顶出现问题怎么办,与投资回报相比,风险太大了。 
    为了破解屋顶难题,上中游多晶硅、组件企业纷纷试图与拥有屋顶企业进行合作,通过建好后卖掉并且每年一定比例回款的方式来实现“双赢”,然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却问题重重。 
    屠五一对此深有感触,“最好的办法是按照屋顶权属来进行合作,但是由于光伏设备使用寿命为25年,补贴年限为20年,这个时间段期间,拥有屋顶的企业翻新屋顶、企业倒闭、企业转让等情况怎么办,没有企业敢承诺什么,而且中国企业尤其中小企业寿命25年以下的比比皆是。” 
    值得关注的是,除了国家给的补贴外,国家允许各省(市)根据自身财政情况对当地光伏分布式项目进行补贴。“这个省市一级的补贴额,国家完全没限制,多少完全由当地省(市)定。”王斯成告诉本报记者。但是让光伏企业焦虑的是,直到今天还没有任何一个省市真正出台相应的补贴政策。 
    除了产业整合以及质量问题外,王斯成最担忧的就是融资难题。此前金太阳工程是国家给投资者50%,甚至70%的资金去建电站,而如今现在所有的初投资要开发商自己出,开发商的资金是需要发电卖钱回收的,融资的问题就非常严重了。融资的问题不解决,再大的市场没有人往里投。 
   不过,在业内专家看来,虽然分布式光伏依然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,但是与此前的金太阳工程相比,补贴一个在尾一个在头,将原来投机行为摒弃在外,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。